武林网,弘扬中国武术文化,提供专业的功夫、健身、人文资讯。 少林寺 武当 杜心武 李小龙 嵩山 武当山

少林俗家弟子——冯根怀的传奇一生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7-02-21 15:03

摘要: 1959年,冯根怀出生在登封县东金店乡库庄村。库庄村位于登封县东南的颍河岸边,箕山脚下。这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尧帝时代,大隐士许由曾经在这里隐居,流传下许多传说故事。这里的民风古朴,崇文尚武,1928年少林寺衰落后,许多少林拳师流落到这里,在这里传播少林武术。在库庄村,练武术的有四百多人,有名的教头就有三百多人,号称“三百六十个教头”。

少林功夫甲天下,这句话一点也不会假。

不信的话,一起来看看吧。

一、

1959年,冯根怀出生在登封县东金店乡库庄村。库庄村位于登封县东南的颍河岸边,箕山脚下。这里山清水秀,风景优美。尧帝时代,大隐士许由曾经在这里隐居,流传下许多传说故事。这里的民风古朴,崇文尚武,1928年少林寺衰落后,许多少林拳师流落到这里,在这里传播少林武术。在库庄村,练武术的有四百多人,有名的教头就有三百多人,号称“三百六十个教头”。

在库庄,当地人称教武术的师傅为教头,把学武术叫做学教头。从这称呼中,就能感受到那种古朴、刚烈的民俗民风。

受当地武风的影响,冯根怀从小就喜爱武术。他爱看《水浒》《三国演义》等连环画,爱听梁山好汉杀富济贫的故事,崇拜的是武松、林冲等梁山好汉。“学了教头,我就不会受人欺负了。”这就是他当初学习武术的原因。

上小学的时候,冯根怀开始跟学校的体育老师学习武术。后来,在体育老师的介绍下,他正式拜少林拳师刘张记为师,学习少林功夫。刘张记解放前曾经在少林寺学习武术,和少林寺的贞绪和尚(素喜法师的师傅)是结拜兄弟。刘张记在解放前挺有名,曾经打过擂台,爱好实战搏击。解放后,由于出身不好,在那个极“左”的年代里,备受打击。当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冯根怀是偷偷摸摸地去和他学习武术的。

刘张记没儿没女,只是空怀一身少林功夫,得不到施展,也得不到传人。见冯根怀小小的年纪,却这么喜欢武术,又聪明好学,他就满心喜欢,认真地教了起来。每天晚上,这一老一少就在刘张记家的院子里练起了少林武术。

刘老师教拳非常注重基本功,前三年冯根怀只是练习基本功和一套少林关东拳。少林关东拳也叫少林短打,据说是宋太祖赵匡胤闯关东时传下来的。后来,冯根怀又学习了九节鞭、阴手棍、春秋大刀等少林武术套路。刘老师教拳很少讲解动作要领,只是做示范,然后看学生练习。如果看你弓步做得不到位,他就用白蜡杆敲你的腿一下,厉喝道:“记住了吗?”那严厉劲,让你不敢偷懒,不得不用心练习。到了70年代初,社会环境稍微宽松了一些,跟刘张记老师学习武术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在每天练完套路、基本功后,刘老师就让冯根怀和师兄弟们实战对打。

那时练习散手可不像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有垫子,还要穿戴护具,当时是什么护具都没有,就是那么白手对打,冯根怀和师兄弟们经常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冯根怀的家里生活困难,怕练拳把鞋子磨坏,就经常赤脚上阵。就这样,冯根怀跟刘张记老师学习了整整五年,后来由于家庭生括实在困难,就停止了学习武术。

“我们家兄弟姐妹六个,大哥当时正上高中,我排行老三,都靠我爸和我妈到生产队劳动挣工分。都是半大小于,正是能吃能喝的岁数,有吃饭的嘴,没干活挣工分的人,所以我们家的粮食总是不够吃,是村里有名的缺粮户。别人就劝我,说练武术体力消耗大,吃得多,还是别练了。”提起过去吃不饱饭的苦日子,冯根怀感慨万端。那时,家里粮食不够吃,就吃红薯干、红薯面,吃得人直反胃,现在提起红薯,冯根怀还反胃呢!

虽然中断了武术学习,可是冯根怀却没有停止练习武术,刘张记老师给他打下了坚实的武术基础。在上学之余,他仍时常自己练习刘老师教给他的武术。这样转眼就到了1976年,冯根怀高中毕业了。由于有着很好的武术基础,冯根怀就在库庄中学当了民办教师,教体育。

“当老师好啊!每月有七块钱津贴,每天生产队还给记十个工分,我真是心满意足了。”冯根怀说,“我喜欢打枪,就

把津贴都买了气枪子弹,天天练武术、练打枪,那一段日子,真是无忧无虑,过得像神仙一样。”

可是好景不长,这一年的冬天,冯根怀却被打成反革命分子,被学校清除回村了。

二、

说起那一段痛苦难忘的经历,生性达观豪爽的冯根怀声音不免有些低沉。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1960年,我们这个地区出现了一个反革命组织,名字叫‘平地制税’,是一些对土改不满的地主分子组织起来想要回自己的土地。我那时刚一岁,对这个组织一点都不知道,可是我却莫名其妙地成了这个组织的成员,而且还是骨干分子。”这件事现在说起来让人觉得荒唐,可在当时却足以毁灭二个年轻人的前途。

原采,在“文革”期间,登封县的派性斗争非常严重,许多地方出现了武斗,还打死了人。到了“文革”后期,派性依然严重。当时,冯根怀和一帮爱好武术的小青年是哪个派别都不参加,一心当逍遥派,白天上班的上班,下地劳动的下地劳动;到了晚上,就聚在一起,舞动大刀、长矛练习武术。有时,他们还出去打猎。冯根怀是这些年轻人的核心人物,大家都听他的。一些派性头头想利用这些爱好武术的人做自己的打手,收拾自己的对立面。可是,冯根怀毕竟多读了几年书,又在学校当老师,就告诫自己的师兄弟和学生们不要搀和到他们中间去。当这些派性头头找到冯根怀,让他加入到他们中间时,他婉言拒绝了。

没想到冯根怀的不合作态度得罪了一些当权的人,很快,一份材料就上报到了登封县公安局。材料中说,在库庄出现了一个反革命组织,他们是“平地制税”反动组织的余孽。这些人夜聚明散,聚众舞刀弄枪,成立有大刀队、长矛队、手枪队,他们梦想着向无产阶级反攻倒算。当时还在讲“以阶级斗争为纲”,登封县革委会对这份材料相当重视,公安局很快就立了案,并派出了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员调查此案。

这个老侦察员名叫李万顺,是50年代培养出来的,不仅经验丰富,而且武艺高强,据说登封县的罪犯不怕戴手铐,就怕他抓一把。他伸手一抓,就能把一个壮汉抓得倒在地下起不来。后来冯根怀和这个老公安成了朋友,冯根怀的擒拿手法就借鉴了他的抓法,这是后话,在此不表。

李万顺带领侦察员住进了学校。他并不急于审问冯根怀,也不说是干什么来了,只是跟他扯闲篇,还让冯根怀打趟拳看看。当时冯根怀十七八岁,正是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年龄,一趟少林拳打得虎虎生风。李万顺看了暗暗点头,说:“你的功底可不浅了,千万不能打人,会出人命的。”

“我练了这么多年,还就是没有打过人,也没打过架。”冯根怀说。

李万顺又问了许多问题,什么你们是不是晚上经常聚在一起?是不是有大刀、长矛、枪之类的?冯根怀不明就里,一一实话实说:“白天大家都没有时间,只能晚上在一起练武。每个人都有刀枪等器械,练武术嘛,怎能没有这些家伙?我爱打猎,有猎枪。”

问到后来,李万顺微笑着说:“听说你能飞檐走壁、能挂画,是真的吗?”

冯根怀也笑了:“都是瞎说。我能抓着房檐,一个珍珠倒卷帘翻到房上去;能从房顶跳到旁边的树上;还和人打赌,头朝下爬到电线杆子顶上。我们经常这样练功,这叫飞檐走壁吗?”

就这样,调查了三个月,经常是冯根怀正上着课,就被公安干警叫走去问问题。当时受审查的还有学校的几个老师。最后,公安干警撤走了,可是冯根怀他们并没有得到解放,学校给他们办学习班,让他们交代问题。这个学习班一办就是47天。这期间,冯根怀和几个老师被留在学校里,不准回家,天天写交代材料。那段时间,是冯根怀最苦闷的日子,他学会了抽烟,每天抽两包。他的大哥在卷烟厂工作,每周到学校来看他,顺便给他带两条烟来。抽着大哥带来的香烟,看着那点点星火,冯根怀在寒冷的冬天,感受到了人世间的点点温情。

县公安局调查了库庄冯根怀的邻居,调查了他的师父刘张记,结果是不了了之。最后,县里领导在学校师生和全村的村民大会上宣布:冯根怀年龄小,不适合教学工作,需要回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这样,在所谓的反革命问题没有正式结论的情况下,冯根怀就被开除回乡了。当时被开除的老师有四个,是三男一女,被称作“库庄中学的 ‘四人帮”’。那时,“四人帮”刚刚被粉碎。

三、

回到村里后,倔强的冯根怀并没有被这天大的冤屈打趴下。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对他再了解不过了,他怎么会是反革命呢?没人相信,更没人歧视他。在村子里,冯根怀获得了人们的同情和关心。

第一年,生产队派他去看庄稼,他整天扛着鸟枪在山野间游荡;第二年,又派他种西瓜,他学会了打尖、压苗等农活。在农村,这些农活都比较自由,他能腾出许多时间练习武术。他还外出挑过煤,到嵩山上扛过木头,给钻井队扛钢管。“那时,我的体重116斤,可是却能挑130斤的煤翻山越岭;给钻井队往山里抬钢管,别人是两个人抬一根,我和我堂兄是两个人抬两根。那时的活真是又累又苦。”

艰苦的劳动,磨练了冯根怀的意志,也锻炼了他的体魄。在农村劳动这三年,他的武功也增长了许多。“冬天,人们穿着棉袄还觉得冷,可是我却穿着一身单衣单裤练功,练得浑身大汗淋漓,把衣服都湿透了。”冯根怀说。

冯根怀回村的第二年,刘张记老师去世了。他走得很突然,头二天还好好的,可第二天早晨却再也没能够醒过来。恩师去世后,冯根怀又跟随赵永江老师学习武术和中医。赵永江老师不仅武功好,还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大夫,冯根怀不仅向他学习了少林功夫,还学习了中医正骨。

十—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开始拨乱反正,全国的形势好转起来。冯根怀决定告状,他相信,党和国家一定会给他一个正确的结论的。他把材料写好后,寄到了国务院、河南省委、登封县委。1979年的秋天,地委书记和登封县的主要领导到库庄村来视察工作,住在了村里,冯根怀就把材料直接交给了地委书记。书记看了材料后,就指示县公安局再次调查。最后,冯根怀和几个受牵连的老师被平了反,恢复了名誉,又都回到了学校任教。

“从那以后,我就苦尽甜来,一步一步走出了库庄,走到了全国,又走到了国外,传播少林武术。我也成了武术教练和国家级武术散打裁判员。”

1980年,冯根怀被调到登封县体校担任教练。在这一年,他正式拜少林寺素喜法师为师,学习少林武术,被授予法名释德宇。1982年,他到j晾体育学院进修,专门学习散打。1983年,他代表登封县参加河南省散打比赛,为登封县获得了第一个散打冠军。1984年以后,他不再参加比赛,专门担任教练,后来驰骋国内外散打擂台的散打名将杨锐、杨建芳等都出自他的门下。1988年,冯根怀考取了武术散打国家级裁判员,也是在这一年,少林寺武术馆成立,冯根怀被聘为武术馆的总教练。

“考取了国家级武术裁判员,经常到各地执裁散打比赛,使我开阔了眼界,对传统武术和散打都有了更深入的研究。”说起武术的实战搏击技术,冯根怀的话就滔滔不绝了。他说他当时是少林寺地区第一个出去学习现代散打的,也是他把散打引进到少林寺地区的。“当时,这里练传统武术的人都没有接触过散打,不懂得散打的规则和技术。传统武术虽然也注重实战,但是终究和散打有区别。我在体校当教练的时候,不仅培养了许多运动员,也培训了许多散打教练员。”

冯根怀认为,传统武术应该和现代散打相结合,要在传统武术的基础上,创造出适应现代散打规则的实用技术。通过几十年对少林拳和现代散打的研究,他已经形成了一套适应现代散打竞赛的少林派实用散打技术,并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散打运动员。

从1988年开始,冯根怀一直担任少林寺武术馆总教练和河南少林武术学院院长的职务。现在他又在登封市开办了德宇少林武术学校。“我的目的就是给世界上爱好少林武术的人提供二个学习的场所,特别是那些国外喜好少林武术的人,到中国来,能让他们学习到真正的少林功夫”

无论遇到怎样的困境,他从未放弃武术,并且还一直致力于在世界各地传播和推广少林功夫。

相关新闻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名单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武当派展示传说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8日开讲
七剑(梁羽生经典武侠小说改编)解读
叶问(二)电影解读
少林功夫 “征服”马耳他
第十四届“世界精武武术文化大会”7月22日在美国达拉斯隆重举行
《中华武魂》亮相纽约时代广场
辽宁葫芦岛国际武术大赛428名运动员各展身手
猜你喜欢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

金三角,曾是犯罪者的天堂,无数影视作品都描述过这里的混乱。但近几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加快推进,我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得到积极发展。这片神秘的土地一改曾经的蛮荒与贫瘠,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意拳,又名大成拳,无套路和固定招法,强调站桩,强调意念诱导和精神假借,为王芗斋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所创。下面是武林网为您总结的: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轻功真的存在吗?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在武林传说中,轻功最厉害的就是武当的轻功,据说可以飞檐走壁。如果我说真的有,你肯定要我拿出证据,那么今天武林网就为大家带来传说中的武当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

由上海武术院(上海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东体传媒有限公司承办,洋泾社区体育俱乐部协办的“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中国梦·尚武魂”上海市首届市民武术节《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即将于2016年9月28日上午9:30假座浦东新区博山路51弄40号(阳光驿站)开讲!

图说故事
不良人十大男神颜值排行榜
不良人之十大高手排行榜
民族英雄
杨家将血战金沙滩
其他人还看过
铠甲第一克星 竟然最早出现在中国古代
世界三大军刀盘点 美国军刀厉害 但不敌中国军刀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上)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下)
调理养生和武术健身内家拳
真正的实战技术 李小龙击败日本空手道高手只需11秒
简单实用武术基本功 扎马步
你真的了解太极实战技术吗 太极八法分享
揭秘古传太极实战要诀
古今中外杀伤力最大的冷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