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网,弘扬中国武术文化,提供专业的功夫、健身、人文资讯。 少林寺 武当 杜心武 李小龙 嵩山 武当山

枕戈京华——杨虚白作品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6-09-21 17:05

摘要: 吴戈,当年的宰相的儿子,高贵无比,可惜,在抄家的时候以往的一切都变成过眼云烟,如今,他只是一个最底层的挑夫,为了五千两银子,他的人生又再次经历了一次波澜,最后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时候,每个人都去找寻自己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百年以后,当我们的子孙回首从前,他们会否原谅我们?”

通宵未眠的耿思明酒意已醺,饮下最后一杯酒,黯然自语。

这是大明景泰四年某一个微不足道的清晨。

紫禁城中,年轻的皇帝朱祁钰已经早早起来,匆匆从养德斋移驾文华殿;虽然不用早朝,也是太平盛世,各种各样的文书仍然雪片一样落上御案,不胜其烦。城南南池子的一片宫殿之中,几乎同样年轻的太上皇,也早已起身膳毕,胡乱翻着《南华经》,百无聊赖,心中照例一片萧索。兵部尚书于谦翻阅着最新的邸报,案边那盏茶,沏的从家乡寄来的龙井,已经凉了。他从案头拣起女儿女婿的家书,信末道,今春甚早,岳王祠外,半湖梅花俱已开矣。

而此刻,在北京城,仍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清晨。

是日天清气朗,晨曦渐透,京城街道上,行人渐渐多了起来。口外的商队吆喝着大队的骆驼骡马赶早将商货运进城。城门外,晒粪工将收集的人畜干粪摊在干涸的河床上。城里咸宜坊的粉子胡同里,天香楼的老妈子将污水泼在路边,溅到行人身上,于是一方北京官话、一方苏州话开始激烈地骂街。钟鼓楼钟声犹在回荡,何记米行的伙计余一过赶到灯市口,手在褡裢里摩挲着那几钱碎银子和一把铜钱,排队去买京华英雄会最新的赌盘。街角的早市,叫卖声喊得正欢——“嘎嘣脆啊,萝卜赛梨啊!”、“旧衣烂衫来卖”、“硬面饽饽尝一个咧”、“椒盐饼子玉麦糕”、“镪刀磨剪子喽”……

听着温暖的叫卖声,耿思明闭上眼,脸上的泪渐渐干了。

不远处的淮扬会馆,最好的一间客房里,吴戈也被窗外的叫卖声唤醒。这不过是又一个寂寞的早晨。然而,对吴戈而言,今天却注定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日子。

吴戈坐起身,披上了卓燕客为他备好的簇新的青衫,从床下拿起同样崭新的粉底皂靴,倒过来在床边磕了磕。他年轻时做过捕快,长年餐风宿露,早晨醒来,总是会习惯性地磕磕鞋子:因为当年宿在野地,靴子里不光有沙砾,还可能有蛇蝎毒虫。

这一次,这个习惯救了他的命。

靴子中有一个小物件掉了出来,在地板上发出当啷的声音,滚到了墙角。吴戈小心地拾起来:是一个枣核大小的四角钉,四个钉头,都糊着黑色的药,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吴戈十年前曾是名震两淮的神捕,他知道,这毒药是云南怒江的山蛮所制,见血封喉。北五省黑道上的杀手中,擅使苗疆毒药的,只有贪鳞。贪鳞出手,最少也是三千两白银一条人命起价。吴戈的额角冒出几滴冷汗:如果刚才直接把脚蹬进靴里,这枚钉一时半刻便可要了自己的命。

这已是十二个时辰之内,第二次有人想要吴戈的命。四个月前,吴戈还只是何记米行的一名挑夫,一天只挣一百二十个铜钱。而现在,居然有人用三五千两银子买他的命。身价从一百个铜钱变到三千两银,只有吴戈知道自己实则一无所有。

世事如棋,白衣苍狗,命运不过是造化小儿掷出的骰子。吴戈无奈地苦笑。这一切都要回到四个月以前。

“我们还比不比?”崔冀野叹了口气,“我答应要杀死你的。不是贪鳞,而是另一个人,他许诺我五千两银子——我需要钱,过去开销实在太大了。我说过打完这一场,我也要离开中原。”

吴戈挣扎着站了起来,说,你要比就再比。

崔冀野也站了起来,他哈哈笑了,说:“算了,咱们今天算打平,那五千两银见鬼去吧。”说着便一瘸一拐地走下了擂台。远远地他忽然回头问:“你怎么知道我认识贪鳞?”

吴戈迟疑了一下,说:“贪鳞,她已经真的去到灵魂的极乐世界了——她身上也有同样的香味,所以我找到了她……”

崔冀野怔住了,两颗极大的混浊的眼泪从他脸上落下。贪鳞死了,北京再没有值得他留恋的东西。他决定离去,曹吉祥许他的五千两银子虽然落空,但也许正好可以趁此戒了这可怕又极端诱人的极乐丹。

月光比白天的日色更加模糊。阴暗的天气不见一丝好转。又窄又长的街道和胡同里,更夫提着小灯笼,敲着破铜锣,瑟缩的影子在黑暗之中时隐时现。

秋天的第一缕西风已吹到了树梢,聆鹤园的草色现出一抹衰黄。耿思明与卓燕客对坐着,相顾无言,酒菜早已凉了。只有一名绝美的女子,叮叮的琵琶声,敲响了这如琉璃般沉寂的夜。

耿思明这时已经知道,荻小姐离开了京城。他最初却并没有特别失望和吃惊的样子,直到雪汀主人一曲幽咽的琵琶终了,他才掩饰不住颓唐的神情。他取出一壶酒,喃喃地说,果然是这个结局。

而吴戈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瘸一拐地来到他们面前坐下。

耿思明的惊喜只是一瞬:“我已经知道你没有输!”他递给吴戈一封荻小姐留下的信,说,“她走了。她不但离开了我,也离开了你。她说她要去找什么丹玛嘉玛——我们都失败了。”

吴戈不语。他的眼睛忽然湿润了。

“你肯放过燕客了么?”耿思明问,指指桌上的酒杯,招呼吴戈喝。吴戈说,我戒了。他笑了笑,说,果酒,不碍事。

吴戈便喝了一杯,道:“我没有直接的证据抓燕客。唯一的证据,是贪鳞。可惜,她也死了。”

“贪鳞死了?”耿思明和卓燕客齐声问,“你找到他了?”

“对。我看着她自杀的。不过,我还是从她那儿找到了许多杀人契约。包括杀徐介臣的。这些东西,我已托人送去交给沈天涯。后面的,就看沈天涯有没有魄力和勇气把这案子查下去。”

卓燕客的脸色仍然波澜不惊,他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耿思明一直有些恍惚,这时才真正有些吃惊。

吴戈又道:“真没想到,贪鳞跟许多朝廷高官都有瓜葛。”他又叹了口气,“更没想到……其实,她长得相当好看。”

耿思明心情仍然很郁结,他心思恍惚着,抻了抻灰色的长袍,随口说道:“是啊,美丽的野花可能有毒,美丽的女子也会杀人。”说完,他发现,卓燕客和吴戈都看着他。

吴戈缓缓道:“我从来没说过贪鳞是个女人。”

死寂的沉默中。两个人对视着。

“是你么?”吴戈问,“燕客背后的人,是你么?”

“什么时候怀疑我的?”耿思明问。

“直到刚才你的口误表明你认识贪鳞之前,我一直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判断。你说你只听过两次雪汀的琵琶。可在她的卧房里,有幅她写的字,上面有首《卜算子》,我记得那是十六年前你初上京时写的。你没有刊过诗集,她不可能从别处抄来这首词。她是你的女人。而你,更是高侍郎他们卖官鬻爵的真正幕后之人。你岳父不过是个无能的傀儡。你、徐有贞、曹吉祥才是罪魁祸首。燕客也只是你们手中的一把刀。”

耿思明闭上眼,半晌才睁开,眼中却满是泪水。

“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从八年前开始,一直在帮我岳父卖官,帮燕客牵线洗赃银。燕客在梁公度之后,一直想找个能与小崔匹敌的人,让京华英雄会吸引更多的赌客。于是他找到你。一开始我曾经极力反对过,我担心你参与英雄会,迟早会发现这里的玄机。但另一方面,我们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曾经的英雄,却被贫穷和生活压倒,所以我最终也同意让你上英雄会——结果事实证明了我的担忧……但我还抱着一丝幻想,我真的希望我们这几个少年时的朋友能够重新在一起,如果你能变得世故一点、不再像当年一样不合时宜。嘿嘿,我这幻想不可能实现,你仍然是这样的固执……

“我知道,你做的是对的。我做的是错的。我也曾经不合时宜,我曾经的志向,我曾经的理想,都早已化为泡影。我在朝中愈久,看到的事就越多越深,而失望便愈大。大明王朝就像一只嵯峨笨重、老朽但仍足够坚固的巨舰,滑行着,缓缓游动,苟延残喘。它不需要外力推动,不需要帆樯橹桨,也没有人能够有这个力量。可悲的是,我们这些大明真正的精英中坚,不但无法奋力挽住帆樯,反而在它滑向深渊之时推了它一把。百年以后,当我们的子孙回首从前,他们会否原谅我们?”

吴戈缓缓道:“我还是会说,面对未知的无尽苦难和无边黑暗,咱们只有拼命活下去。就算咱们的子孙看不到,子孙的子孙总有一天会看到,一个更加干净的世界。”

耿思明指了指雪汀,说:“确实我认识她已有三年了,但她并不是我的女人。我梦想迎娶的,只是荻小姐那种坚强伟大的女子,只有那样的女子才能拯救我的灵魂。雪汀是我找来的,燕客付了很大的价钱,希望让她牵绊住你。我们本来是想最后一次问你,只要你点头,她便属于你,而我们仍将是兄弟。可是现在已经迟了,这一切已无意义。我很了解那些人,就算沈天涯把这案子一查到底,恐怕也查不到我岳父、徐有贞和曹吉祥那里,他们随时可以牺牲燕客、甚至我,丢车保帅。燕客和我,恐怕都会为徐介臣、严紫嫣、甚至贪鳞的死受到惩罚。但现在,更重要的是,我希望得到你的原谅。”

耿思明抬起头,有些虚胖的脸庞在微微颤抖:“刚才你喝的是一杯毒酒,贪鳞亲自调制的,无药可救。”

这时雪汀缓缓走过来,深深地看着吴戈,道:“你还记得我么?”

吴戈低下头,说:“对不起……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她美丽无比的眼睛向三个男人一一扫过,缓缓说:“十一年前,在扬州府,发生了一起灭门命案,那一家十余口都被奸人所害。只有一名八岁的女孩正好在亲戚家玩耍,得以幸免。案子一直破不了,直到知府大人从淮安府请了一位神捕来。歹人被绳之以法。可怜这女孩,寄养在亲戚家,后来竟被卖进了青楼。她后来出名了,没有人知道她过去的悲惨故事,因为根本没有人关心。”

三个男人吃惊地听着。

“可是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为她报仇的年轻捕快。她的恩人姓吴名戈。所以,”她微微笑道,“我刚才已经把毒酒偷偷换过了。你喝下的就是一杯陈年梅子酒。毒酒在这儿。”

她把一只一模一样的酒壶从身后取出放在桌上。

“你要去哪儿?”雪汀柔声问。

“我要一直往西去,那里有大雪山,有无边的沟壑……我要去找她。”

找丹玛嘉玛?

不。吴戈低声说。耿思明说过,她是世上最伟大最美好的女子。而他现在要去找的正是这个女子。

耿思明看着眼前这壶毒酒。他忽然轻松地笑了。他斟上一杯一饮而尽。金粉繁华只如一梦,烟月京华只如一梦。

在乌斯藏以南大雪山横亘之处,有碧蓝的玛旁雍措湖和雄伟的冈仁波齐雪山。吴戈说过,再往南去,那里有更高更圣洁的雪山。

于是她往南跋涉。于是她终于来到那片沟壑之前。无边无际的沟壑,千条万条,黝黑而不可测,密密麻麻地延伸在眼前;黑色的大地的裂纹仍在不断向着天边断裂、扩散着。吴戈说过,这是莲花生大师当年一掌将妖魔镇入地狱所留下的掌纹。亿万沟壑如同迷宫,只有一条能抵达彼岸。

她想,吴戈的丹玛嘉玛就在彼岸。她想对她说,请你回到人间。于是她随便拣了一条幽深的沟壑,走了进去。

雪一直下,荻小姐纤细的足迹很快湮灭在无边的白色之中。

这仍是大明景泰四年某一个微不足道的清晨。

紫禁城中,年轻的皇帝朱祁钰照例早早起来,刚从南京调回的刑部官员沈天涯跪在阶上,正等着皇上的召见。城南的南宫,几乎同样年轻的太上皇朱祁镇,也早已起身,心中照例一片萧索。

何记米行的工头余一过来到城郊的一座坟前,恭恭敬敬地上了炷香;何记的生意日益兴隆,只是老板何小姐似乎仍无嫁人的意思。九岁的阿珏正在其母刘氏的指导下给远在大同边塞驻军当一名低级赞画的父亲写信。街角的早市,叫卖声喊得正欢:“嘎嘣脆啊,萝卜赛梨啊!”,“旧衣烂衫来卖”,“硬面饽饽尝一个咧——”,“椒盐饼子玉麦糕”,“镪刀磨剪子喽”……

听着温暖的叫卖声,一条破旧小巷里,挂着“燕山拳馆”的一家小拳馆,散尽了家财、正在教导三五个穷孩子练拳的卓燕客停了下来,脸上的汗,映着透过云层的第一缕阳光。

万里之外的雪域之巅,跋涉着一个倔强的背影,在他身后,万丈晨曦染亮了无边的荒原。(节选部分)

相关新闻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名单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武当派展示传说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8日开讲
七剑(梁羽生经典武侠小说改编)解读
叶问(二)电影解读
少林功夫 “征服”马耳他
第十四届“世界精武武术文化大会”7月22日在美国达拉斯隆重举行
《中华武魂》亮相纽约时代广场
辽宁葫芦岛国际武术大赛428名运动员各展身手
猜你喜欢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

金三角,曾是犯罪者的天堂,无数影视作品都描述过这里的混乱。但近几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加快推进,我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得到积极发展。这片神秘的土地一改曾经的蛮荒与贫瘠,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意拳,又名大成拳,无套路和固定招法,强调站桩,强调意念诱导和精神假借,为王芗斋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所创。下面是武林网为您总结的: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轻功真的存在吗?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在武林传说中,轻功最厉害的就是武当的轻功,据说可以飞檐走壁。如果我说真的有,你肯定要我拿出证据,那么今天武林网就为大家带来传说中的武当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

由上海武术院(上海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东体传媒有限公司承办,洋泾社区体育俱乐部协办的“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中国梦·尚武魂”上海市首届市民武术节《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即将于2016年9月28日上午9:30假座浦东新区博山路51弄40号(阳光驿站)开讲!

图说故事
不良人十大男神颜值排行榜
不良人之十大高手排行榜
民族英雄
杨家将血战金沙滩
其他人还看过
铠甲第一克星 竟然最早出现在中国古代
世界三大军刀盘点 美国军刀厉害 但不敌中国军刀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上)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下)
调理养生和武术健身内家拳
真正的实战技术 李小龙击败日本空手道高手只需11秒
简单实用武术基本功 扎马步
你真的了解太极实战技术吗 太极八法分享
揭秘古传太极实战要诀
古今中外杀伤力最大的冷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