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网,弘扬中国武术文化,提供专业的功夫、健身、人文资讯。 少林寺 武当 杜心武 李小龙 嵩山 武当山

天下第一剑客——敦厚大气,聪慧睿智孟华

来源:互联网时间:2016-07-26 10:10

摘要: 是梁羽生武侠小说《游剑江湖》中登场,《牧野流星》的男主角,《弹指惊雷》、《绝塞传烽录》的重要配角之一,天下数一数二的剑客,《剑网尘丝》中的「崆峒派」掌门人;为人敦厚大气,而不失聪慧睿智,仁义厚道,其经历极富传奇色彩。 天下第一快刀孟元超与云紫萝之子,「点苍双煞」和崆峒派第一高手丹丘生之徒,三百年前「天下第一剑客」张丹枫的隔世弟子;在《弹指惊雷》、《绝塞传烽录》等书中已隐然有「天下第一剑客」的风范。

角色评价

风清月霁,福泰孟华

【水龙吟·大成望华】

石林峻影峰池,竹仗天高集诸武。

谦正温玉,品直朗照,一任毁誉。

冰山原野,远疆塞漠,仁毅唯与。

看风清月霁,人间阅遍,至堪佩,君之度。

壮阔险奇平履,问苍穹,福星下凡?

德望福泰,大成川汇,厚归雄气。

千古流觞,百年清豁,一饮望夕。

浣碧中芳漪,炎暑翠杨,情何润雨!

—— 赋拙词以抒怀

他,有着曲折身世,如烛明灭,却慎以自持,谨而立世,豪而不狂;他,身兼中外绝高,屡奇屡险屡克,所向当属披靡;却谦谦如春风,坦坦如莽原,对长辈尊而独立,对是非辨而不凝滞,善做事更善做人。

曾扪心自问,为什么喜欢读孟华,因为忠正平和吗?不仅仅是;郭靖也是,不过有失灵敏,因为屡有奇遇吗?也不仅仅是。金书众主角更是奇遇修炼,众芳环绕。虽没有像天骄、丹枫的白马才俊,却让人频觉福馨:“幸福”是孟华的主色调。如金秋霁朗。看孟华,常如顺水放舟,一畅千里,舒泰愉悦,又如高山瀑布,酣然大气。不是没有困难艰险疑惑,可总能克之如平,叫人心舒。不是没有涟漪起伏的情感,只是总能逢忧化喜,总能帆举浪开。只是总能风拂柳绿,淡水流芳。淡淡然却处处温馨甜蜜,提醒着你人间至美:亲情一幕幕,爱情一缕缕,友情一曲曲……自信而不倨傲的他,即使当初相信杨牧的谣言,以为是杨牧之子时,也不自卑退缩。更没有愤世嫉俗。坚忍自信自强的风范性格,使他的人生更坦途,不愧君子,如竹如兰。有其父孟元超的如山沉稳,又有其母云紫萝的温文淡雅,更兼有几位师父的博闻强识,能屈能伸,隐忍谦让,亦刚亦柔,勇毅厚重。焉得不顺泰?焉能不集大成?

大方面的社会背景分析和人物形象、武功、奇遇分析曾有仁兄写过,精彩透彻不再班门弄斧。

疲论是非,他不是不会心机权谋,(在回疆救罗曼娜冷冰儿等与段剑青斗智斗勇时灵敏聪慧,)但却不屑于用。

续奏逸曲,因丹枫遗书,剑气平添几缕轻灵空逸的美感,却大智若愚地归之平淡。将书归天山,可见剑魂高。不贪不嗔不滞于物,佛性恬心。难得平常心。

也许太淡太清澈了,光华内敛,精彩悄蕴,孟华不像别的主角那样叱咤风云得众垂青,但在我心中却很喜欢这样的淡、这样的正、这样的大。不够完美却处处让人放心让人品味,在跌宕起伏中演绎着自我的坚持和不懈的追求与努力。不管是误会重重见疑于江上云金碧峰缪长风等,还是柳暗花明于崆峒大会上,孟华一直是举重若轻,孜孜不倦。于人事上,不断寻求真相,探究事理;于武学上,不断完善自己,不断追求创新超越。

孟之爱情如柳点清水,也淡淡,却处处在淡中沉淀着馨香。

先是为了金碧漪跟稍有误会不听解释的金碧峰和尉迟炯各打一场,再是江上云霸道地不准他与金碧漪见面来往等,即使曾想忍痛成全别人也不许轻捋尊严、也还是绝不退缩自卑。回疆美公主罗曼娜未动其心弦,崆峒山上为救所爱不顾一切,陷身囹圄。平淡中轻轻吹皱几圈涟漪,孟华和金碧漪是雪山清湖边上倚石看朝霞的一幅水墨画,寥寥几笔,什么身世,什么门户,当对与否,浪漫与否,任人评说。他们自己只在乎那牧野的无边幸福……

看着父子相伤的揪心和相认的温馨,看着万里探同胞,天山风雨路,后来两兄弟的误会相伤相疑而后有相敬相护相携相持…… 多少疼爱,多少感动,多少心魂的牵萦!……

令人钦佩的还有,极善学习和取长补短见贤思齐,而且不盲目学二师父的愤世嫉俗和三师父的稍显懦弱(不敢与牟丽珠在一起不过也可以说另有缘由)等。同样的几分邪气师父(段仇世和龙则灵),同样的有个对立场上的爹爹(至少最初是),孟华甚至没得像杨炎那样自幼出身名门正派,唐经天为师,缪长风为父;但却没像炎弟那样性如烈酒豪歌,冷对亲情让身边一众关爱他的亲人朋友担心至极。小金川上,他虽没能像公孙奇的儿子公孙璞那样骂“父亲”杨牧承认奸徒,却也有自己的意志主见。(公孙璞身受亲生父亲的亲手毒害,又自幼跟随仇恨父亲的母亲桑青虹和明明大师等正派人士,骂他父亲也是情有可原)在经历诸多纷繁后,他和金碧漪看得透悟得深了,更鲜明了自我。…… 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为人处世却可以自己抉择……用苦痛迷茫深思和血影剑气谱写成的明阔清朗,辉映出后来的福光:人生重要的在乎的,不看你站在何处,而是看你所向何方!我相信就算他真是杨牧的儿子,也会坚持自我正身立世,扬侠天下。

可曾记得大师父卜天雕虽丑却慈爱之至?童心依恋,也许是孟华童年中珍贵的沉淀:丑陋粗野的面貌不一定就没有高贵的灵魂。

可曾记得姑姑和娘在“爹爹”的空棺旁激战?和表弟齐世杰打架?也许多年后错和痛,居然让人如此感激,因为这痛楚的夜,刻着的是深深的母亲云紫萝的最后一面、隽永亲情:心伤也不一定就一无是处。

可曾记得藏地寒天,和父亲孟元超第一次见面的互伤?也许心中却感激这伤,铭刻着心结的冰释和慈父众友的疼爱:有些伤是回忆中的甜!(虽然我还是觉得不伤更好)

点点滴滴,细数不尽。不深不隽,留待后书……

不喜欢纠结谁是武功天下第一,像金世遗《侠骨丹心》那样的厉害而谦虚 才更有魅力。像江海天的大度宽厚,才见不易。至于梁书中孟华在后续书《弹指惊雷》和《绝塞传烽录》中的武功和综合素质各有看法。见仁见智。可以说他后劲不足,也可以说梁老疏忽或是为艺术创造杨炎而牺牲他的塑造。我呢,不和谐的自动忽略,在我心中他是最美即可。武功高低无所谓。懒得参与这种争论。没有代入感,也不算崇拜,但是深深沉醉过孟华的幸福,喜欢细品亲情,“淡极始知花更艳”。

这么多人抢着想要他当徒弟,段仇世卜天雕,丹丘生、天竺高僧奢罗……想来小孟华一定是个可爱憨憨的孩子。他太淡太低调了,梁像侧面渲染纳兰容若的武一样,静静地勾勒孟华的心灵、气质和形象。

他与张丹枫的关系已经没一般人想象中那么密切,换个武林前辈留下的武学或者师传也是一样,他厚重的性格和张丹枫更是相去甚远。成全了一点独立。而不是简单复制一个文雅飘逸、诗剑武情全能的孟丹枫。

他的确没多少“个性”,恐怕也是因为没多少爱情纠葛,太顺利了,像吕四娘那样没有让人替他担心议论的。而这也正说明他做人很有责任感、很有分寸,不搞暧昧,真正体贴爱人,真正懂得爱情的真谛:罗曼娜、冷冰儿、邓明珠……他一路遇过许多善良清纯美女,但都很快主动坦承自己有心上人,和她们都保持了距离保持了珍贵的友谊,并总给与温暖的帮助或关怀。看着冷冰儿被曾爱过的人段剑青推下冰湖谋·杀,看着这些女孩被一次次伤害欺负,他一直以兄弟的姿态给与朋友的温情。冷冰儿太苦了,多年后回忆当年那几个刻骨铭心的身影时,也许更暖于孟华当年的默默友谊吧,相比杨炎激烈刚猛的红色,段剑青阴险冷酷的黑色,齐世杰明媚清新的白色,孟华,是她生命中一抹轻柔平和的橙色。一开始就把好朋友金碧漪认定为感情对象,即算使是识人不广阅人不多时的选择也坚持到底。金碧漪一直都很放心很幸福,难道天下男女内心深处不都向往羡慕这样的专注吗?

淡化冷处理,避免了许多无谓情思和麻烦,正是感情的清醒和严肃。

从容淡定是成就他的另一气质。遇事常镇定而充满希望,有方向有目标,也会一定的手段技巧。比如崆峒牢中的潜心努力刻苦,比如和义军在原野塞外的战场驰骋。

他对自己认为的好人和坏人都给以尊重,不甚计名利得失面子,如对杨炎、龙灵珠、宇文雷宇文博等,处处有分寸,就连最狡诈最痛恨的段剑青,也不止一次劝正,手下留情甚至为他求情。就算是为了二师父吧,面对曾经屡次陷害谋·杀自己和亲友的仇人,真能沉得住气忍耐得下,说的容易,能做到也不易了。

历尽磨难好坏阅遍的孟华,要是没点警觉心就太木了,在小金川寻母坟寻义军时就曾尽遭猜疑,后又被金兄妹,尉迟炯,义军某些人、天山派等误会。小时候更是曾经被杨大姑、宋腾霄、段仇世卜天雕,滇南四虎等抢来抢去,难辨真假好坏。因此有柴达木路上和韩威武镖头的互探,有不盲目送书给段剑青的警觉。但更可贵的是尽管这样,依旧不改纯朴敦厚的心性,不愤恨,不介怀,“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他人生一路,是长歌一曲,如清秋赏霁月。

梁书不怎么偏爱所谓主角,并不喜欢全世界围绕着转,而如此浓墨重彩地大幅画出一个“淡”——孟华,确实不多见。就如长虹贯日一样的主线鲜明。并不想刻意美化什么,老实说初看时我还挺烦孟华的,渐渐静静回味,方觉拙有拙的好,重有重的妙,大有大的美。更喜欢上他淡淡却深深的幸福和顺畅。

【清平乐·畅歌华韵】

景美花馨,恨韶光易逝。快剑玄功侠影系,境阔怀广天拟。

高阳暖照情许,万里晨昏飘絮。谐铭坦荡风徐,磐坚功映福余。

折戟消兵歌牧野,沉沙洗甲看流星之孟华部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正是“一曲悲歌吊知己,十年隐痛隔幽冥。”十年光阴一弹指,江山代有人才出,谁还记起十年前小金川上缪长风、云紫萝与北宫望那一场生与死的决战?北宫望元凶授首,缪长风大仇得报,云紫萝带着对孟元超的爱意、缪长风的情义而长埋于小金川,留下的是孟元超那无尽思念、缪长风那深深的哀痛。然而这段情感悲剧并不随着云紫萝的离去而烟消云散,孟元超、缪长风、杨牧依然活在人间,云紫萝同孟元超、杨牧所生的儿子终将长大,这段爱情悲剧也于十年后伴随着下一代的孟华、杨炎的长大而再掀波澜,上一代的爱恨终于波及下一代,差点又酿成了新的悲剧,作为孟元超和云紫萝所生的儿子孟华,自小在迷茫中远离了母亲,十多年间,伴随着内心的迷惑、自身情感的波折、武学境界的探索、侠义精神的践行,终成为一代大侠,于此也可告慰着云紫萝的在天之灵。

七年前于一场意外间离开了母亲,自此之后,相信那一幕幕往事不时困扰着孟华的幼小心灵。幼时父亲对他的并不疼爱的态度、父亲的突然间自缢、母亲与姑姑的争斗、不速之客将其从灵堂带走、落入了两位师父之手、大师父的惨死、落入崆峒道士之手、再度被三师父相救、隐身石林学艺,一幕幕的往事莫不困扰着这位七岁大孩子的幼小心灵,而七年后二师父的突然出现带来了《孟家刀谱》,带来了比武之约,无疑更让内心的困惑更为增加。两位师父的受伤后突然失踪,加剧了他身边的谜团,他只有靠自己去揭开那一个个的谜团,欣慰的是母亲是抗清的英雄,为小金川的百姓献身于战场之上,这让孟华足感自豪,种种发生的事又表明孟元超与其有着莫大的关系,于是有了小金川之行。遗憾的是,意外相逢那以为“死去多年”的名义上父亲杨牧的一番挑拨言语彻底毒害了他那迷惑的心灵,真相宛若“揭开”,带着“谜团解开的痛苦”,更伴随着“父亲”是鹰犬的自卑,为“父亲”他势必找孟元超报仇,然杀了孟元超无疑是为虎作怅,侠义道和爱人都不会原谅他的。他渴望找孟元超了结恩仇,他又怕真正面对着孟元超那一刻;独个内心间在“报仇”的欲望和逃避的茫然中痛苦挣扎着,而这一切无从倾诉,只能独个默默地承受;另一方面,因杨牧的原因他更受着金碧峰、江上云般名门出身的子弟误解和鄙视,名门子弟那高高在上态度又深深伤害着他,“为什么江上云可以托生于名门,他却注定了要做杨牧的儿子”,这一切让他自卑、让他灰心失意。而那一场父子间的决斗终将这场悲剧推向高潮,一场父子相残甚至是同归于尽的人间悲剧于一瞬间将要发生,所幸的是这场悲剧于最后关头终被阻止,恶梦醒来了,真相也大白了,父子相认了,心中的云翳吹散了,他终于解脱了心头的迷茫困惑,带着自信走向人生的未来。

孟华在内心的迷茫的同时,也经受着爱情的波澜,他在内心最为痛苦迷离中,遇到了深爱着他的女子金碧漪。如果说,唐经天与冰川天女的爱情故事宛如童话中王子和公主般纯洁,那么孟华和金碧漪的爱情故事更似公主与流落与民间的王子的爱情,天下第一剑客金逐流和六合帮主史红英的爱女,以金家在武林的地位,金碧漪称得上武林中的“公主”可说是不过分,而孟华作为义军领袖孟元超的儿子,一定程度上与金家也称得上“门当户对”,可惜相逢、相爱之时,孟华的公开身份却是清廷鹰犬杨牧的儿子,这就如同童话中那流落民间而不知身世的王子颇有相似之处。孟华的身世一天未揭开,两个之间的爱情宛如隔着一条深深的阶级鸿沟,金碧漪这一边的金碧峰、江上云甚至关东大侠尉迟炯也都讥讽着,观此深觉等级观念其实存在于世间的每个角落,武林中也不例外,俨然成为武林贵族的金碧峰和江上云公然渺视着“出身不好”的孟华,多少人眼中孟华仿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一切种种都为这场爱情设置了不可逾越的障碍,更深深地伤害着孟华的自尊心,让他于高贵如江上云面前感到自卑,甚至灰心失意般的想放弃。而惟其如此,更显现了这段爱情的可贵,是真正的爱情终能战胜一切,还是金碧漪“慧眼识英雄”,在所有人都怀疑孟华时只有她相信着孟华;在所有人认为她同江上云才是“天生一对”时,她却感受到与江上云的格格不入及孟华才是她的所爱,初次相见,她眼中是一个既帮助了百姓恶战清廷高手的孟华,又是口口声声要杀了孟元超的孟华,眼前究竟是什么人无疑使她感到好奇,好奇的心令得她慢慢走近孟华,终被吸引而产生爱意,她不辞辛劳千里奔波,只为了揭开孟华身上的谜团,避免那一场即将来临的悲剧决斗,最终一番辛劳没有白费,她终于在最危急的关头阻止了这场悲剧的发生。于孟华而言,他于内心最痛苦、茫然而无法自处之际遇到了金碧漪,既在他受清廷高手包围地助他脱险,又给予他痛苦心灵以关怀,这一切令他痛苦的心得到了爱情的安慰,也让他除“报仇”之外更多了几分爱情的渴求,一定程度上令得他多了一份理智,不致于让精神于心灵的痛苦挣扎间崩溃,也许姻缘总是天生注定的,爱人间的相互吸引是不需要理由的,尽管他曾因自卑而想黯然离去,然内心间这份真爱却能冲破一切令得两人最终走到一起,结局自然是美好的,随着孟华的身世之谜揭开,“王子”的身份恢复了,于是一切障碍于一夜间不复存在,随着金逐流对这段爱情的认可为这段爱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童话色彩般的王子和公主最终缔结世间最美好的良缘。孟华与金碧漪的爱情,不是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情悲剧,没有更多的第三者插足,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误会而引发的波折,有着只是彼此内心间那无言却又执著的爱意,也是童话般纯洁的爱,让人读后泛起一丝感动或是会心一笑,如此足矣!

伴随着那一份内心的迷茫、感情的波折,是于武学境界中不断的求索和攀登,于孟华而言,其武学的进境同样激荡着人心。记得罗立群先生在评价“梁派武功”中曾有过这样评语:“梁派武功的获得者,其武功修炼过程,书中往往不予介绍,或只是简单地予以描述,缺乏其他新派武功大家(如金庸)那种细细叙述主人公的练功成长的经历段落,其实,这类主人公练功成长的经历是不应忽视和遗漏的,因为在这类练功过程中,往往包含对主人公惨痛经历的叙述和人物本身坚韧性格的表达,同时,还蕴含了那种因祸得福、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哲理意境。缺少了这一点,势必影响在武功描写中发掘人性,开阔意境,从而减弱了梁派武功震撼人心的吸引力。罗立群先生的说法当有一定道理,但也存在一定的片面性,其实即就金庸而言,15部小说也不见得每一部都详细叙述了主人公的练功历程,同时练功历程势必伴随着太多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奇遇,用得多了颇有俗套之嫌。就“梁派武功”而言,其实也有不少练功的成长的历程,如霍天都父子两代苦心创立“天山剑派”,虽然没有多少奇遇,似乎更能表达出人物性格的坚韧,同时奇遇太多了似乎更增添了小说的虚幻色彩。在描述上,“梁派武功”似乎更重视于通过;磨练而不断开阔眼界,在自身武学的基础上更进一层楼,从而最终战胜对手,当然在羽生先生的35部小说其实也是各种描述的手法并用,至于效果好与不好,那自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本书中孟华的练功历程及武学进境应是综合了以上两种描述的手法,既是“细细叙述了他的练功成长”,也让其通过不断的历练而开阔自身的武学境界,一方面是不断获得奇遇,如自小拜得三位当世高手为师,后从段仇世手中获得《孟家刀谱》,石林剑峰意外得到张丹枫留下的《玄功要诀》、《无名剑法》,得缪长风、金逐流等当世高手指点,步入上乘剑法之境界,绝处获得古波斯的武功,又与天竺高僧交流武学而得天竺的上乘武学,再从唐经天处得到天山剑法的精髓,孟华身上奇遇之多,于梁著的全部主角中可谓不多见。

与此同时,伴随着孟华奇遇的获得的同时,也让孟华先后与正邪顶尖高手的对抗而不断获得武学的进境,在全书中,孟华先后交战过洞冥子、缪长风、“四僧四道五官”、金碧峰、江上云、卫托平、孟元超、金逐流、欧阳冲、劳超伯、奢罗上人、钟展、海兰察、诸青崖等等,就梁著主角中,能与这么多一流交手交战而使到武学境界不断提高,孟华也算得上首屈一指了。综观全书中,孟华似乎有“三次奇遇”和“三场大战”对其武学进境有着重大的影响,“三次奇遇”之一为石林剑峰得到张丹枫遗下的《玄功要诀》和“无名剑法”,这可是中原武学中最上乘的武功,张丹枫的影响力于本书中再次显现,使其武学境界一下子得到飞升,这次奇遇使其武学超过了同时代的世家子弟金碧峰、江上云,直迫武林顶尖高手;奇遇之二为于天山一行奇得古波斯和天竺的上乘武学,使其在中土上乘武学外接触到不同的武学领域,开阔了武学眼界;奇遇之三为被囚禁于崆峒地下室绝境中,苦心参悟,最终融汇贯通了中土、波斯、天竺的上乘武学,从而步进了武学的顶峰。“三场大战”之一是石林中与洞冥子一战,这是武功初成与一流高手的一战,是一次对所学如何运用的磨练,败中取胜洞冥子,不但增强了自信心更增进对上乘武学的理解;大战之二是小金川与缪长风一战,第一次与武林中最顶尖的名家比剑,虽然败了但是在缪长风的指点下更加参悟了上乘剑法的要诀“重、拙、大”,于武学境界上更进一层;大战之三自是崆峒山上与海兰察那生与死的对决,这是代表侠义道与清廷的一场宣战,也是其融会贯通最上乘武学会的一战,这一战不仅让其名扬天下,更让其武学修为达到顶尖境界,以致当世第一剑客金逐流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再过三年孟华的剑术就将超过他。“三次奇遇”、“三场大战”最终成就了孟华,也成就了那独具一格的美感的“梁派武功”。“

他们的行踪飘忽,草原上的牧民把他们比作牧野流星,虽然是一闪而过,却带来了光亮。”这就是书的结局对孟华行踪的交待,也是给孟华的一个定位,“流星”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在自身消失之后,那一束不灭的星辉将长久地留在人们心中,给人以希望和温暖,而这束星辉就是孟华带来的那种“侠义”精神,其实这不仅是对孟华结局的交待,贯穿于整部小说中,孟华所扮演的正是“流星”的角色,从踏出石林开始,孟华的足迹踏遍了西南、西北,小金川、柴达木、青海、西藏、回疆、天山、崆峒、回疆,每一次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作长久的停留,但是每一次都留下了他的侠义事迹,小金川激战“四僧四道五官”,拉萨制止清廷挑动西藏内乱的阴谋,回疆上揭穿了欧阳冲、段剑青师徒的野心,天山上力助天山派抗击外魔来犯,崆峒山上名扬天下的一战,匆匆地经过,留下的是足以长久激荡人心的事迹,相信这些事迹多少年过去后依然有人记起,这就是那一闪而过的流星独有的魅力,也是孟华身上表现的魅力。而伴随着孟华匆匆而过的足迹,踏过是那西部大地的大好河山,且看那“临异境,林石涌奇峰”的石林之奇,西北大地上雪崩之险,青海草原之宏大,西藏喷泉的奇观,新疆天山的雄伟,回疆温泉的温暖,种种奇观异境莫不出现于书中,当然更有那“刁羊”的古老而又充满喜气的风俗,还有那民俗风情的回疆民歌,一切无不伴随着孟华走过的足迹而尽展于书中,读罢全书,仿佛在羽生先生带领下一游西北大地,从而得到另一种愉悦和美感。

弹指传烽消罪孽 惊雷绝塞了恩仇之孟华部分

“难忘最是兄弟情”。

天山之上,孟华、杨炎这对异父同母的兄弟终于冰释误会,重新走到一起无疑让人为之欣慰。骨肉亲情,血浓于血,然而从互不认识、首度相见、彼此误会、挥戈相向、相互牵念、再到言归于好,这对兄弟之间实在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往事。不同的身世、不同的经历决定了不同的个性,也使得每次的相遇都将碰出火花。在他们各自身上,孟华更偏重于理性,而杨炎的感性色彩无疑更强,杨炎的任性冲动使他常有惊世骇俗之举动,不区于世俗之见,而表现出的一脸不屑,但每每当他的惊世之举不可收拾之际,却遇到了孟华理性的抑止,在一定程度上也减轻了杨炎举动带来的破坏性,尽管这一度使到两人的误会加深,但是固有的情谊却又使得两人每每冲突之时都会“手下留情”,而孟华终于也明白了自己对弟弟的误会,杨炎最终也体会到哥哥对他那种“爱之深责之切”的强烈情感,固有的兄弟情谊终于无法抑制地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当两人走到一起时,杨炎是“激动”、“眼中蕴泪”、“哽咽地说”,此时杨炎内心已是激动到了极点,孟华却是抢先说道:“你受了冤枉,我已经知道了。过去我们都做得有点不对,我不会怪你的,请你也不要怪我。”然后就准备一斗白驼山主,这一幕将兄弟二人的性格差异完全地展示开来。

从孟华、杨炎的经历中,羽生先生似乎更为肯定孟华的理性,对杨炎的感性给予的是一种“理解”,《弹指》、《绝塞》中,任杨炎如何特立独行,令得正邪两道为之瞩目,却始终掩盖不了孟华身上的神彩,甚至每每在孟华面前显得相形见绌。孟华出场的次数不是很多,然就是在这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场人让人留下深深的印象:第一次比剑轻而易举地折服杨炎;第二次比剑虽然负于杨炎和龙灵珠的联手,但是用他高尚的品德再度折服了杨炎;搭救石天行,让得白驼山的宇文雷、穆欣欣为之丧胆;天山一战击败不可一世的白驼山主;最后攻破白驼山孟华无疑仍是主角,可以说孟华也是羽生先生笔下为数不多的作为上一部书的主角而在续集中继续着身上的光芒,可惜续集少了金碧漪,否则两对情侣一起,当会予读者以别样的阅读感受。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而当孟华和杨炎身上的理性和感性结合在一起,那么必将产生惊人力量。天山一役,孟华战胜白驼山主,得益于杨炎对他的信任,将自己的命运交付于他手上;白驼山上,杨炎手刃白驼山主,得益于孟华力挫白驼山主的凶焰,这个时候,理性和感性互补的意义远远大于它们之间的冲突,这将冲破前途任何阻碍。

相关新闻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名单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武当派展示传说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8日开讲
七剑(梁羽生经典武侠小说改编)解读
叶问(二)电影解读
少林功夫 “征服”马耳他
第十四届“世界精武武术文化大会”7月22日在美国达拉斯隆重举行
《中华武魂》亮相纽约时代广场
辽宁葫芦岛国际武术大赛428名运动员各展身手
猜你喜欢
本周六武林风走进老挝第二期,对阵

金三角,曾是犯罪者的天堂,无数影视作品都描述过这里的混乱。但近几年,随着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加快推进,我国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得到积极发展。这片神秘的土地一改曾经的蛮荒与贫瘠,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意拳,又名大成拳,无套路和固定招法,强调站桩,强调意念诱导和精神假借,为王芗斋先生在20世纪20年代所创。下面是武林网为您总结的:什么是大成拳立柱、稍节。

轻功真的存在吗

轻功真的存在吗?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在武林传说中,轻功最厉害的就是武当的轻功,据说可以飞檐走壁。如果我说真的有,你肯定要我拿出证据,那么今天武林网就为大家带来传说中的武当轻功。

《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将于9月2

由上海武术院(上海市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东体传媒有限公司承办,洋泾社区体育俱乐部协办的“绿地集团杯”上海市第二届市民运动会“中国梦·尚武魂”上海市首届市民武术节《武术健身讲座》第六讲即将于2016年9月28日上午9:30假座浦东新区博山路51弄40号(阳光驿站)开讲!

图说故事
不良人十大男神颜值排行榜
不良人之十大高手排行榜
民族英雄
杨家将血战金沙滩
其他人还看过
铠甲第一克星 竟然最早出现在中国古代
世界三大军刀盘点 美国军刀厉害 但不敌中国军刀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上)
盘点中国古代历朝的代表性刀剑(下)
调理养生和武术健身内家拳
真正的实战技术 李小龙击败日本空手道高手只需11秒
简单实用武术基本功 扎马步
你真的了解太极实战技术吗 太极八法分享
揭秘古传太极实战要诀
古今中外杀伤力最大的冷兵器